思考反亚裔传单事件:我们应勇于走出自己的圈子

昨晚在电视一台(TV1)的节目Close Up中第一次在屏幕上看到了最近在东区和北岸散发反亚裔传单的幕后指挥人Kyle Chapman。

Chapman在电视采访中直言不讳,他说他们这次的活动就是在有钱人的居住区散发传单,让有钱的人产生恐慌,从而使他们的组织得到媒体的关注,并得以宣传他们的思想和招聘和“他们思想一致的人”。

Chapman是何许人也?他出生在新西兰的一个叫做Taumarunui的小镇,早在9岁时就是白人至上论的组织skinhead的队员,14岁就加入了一个白人主义者的右翼组织National Front。他曾在1995年的一次坦白交代犯罪历史不受刑事追究的行动中(clean slate)交代他本人曾在1987和1992年间曾参与过一系列的以种族主义为目的的性侵犯活动。他曾经在2009年结婚,同年与太太分居,原因是他没有能够履行他对太太的承诺去断绝与白人至上组织的联系。两人育有一子。在2005他辞去National Front的领导人的职位时,他曾坦言他的孩子由于他的原因在学校里受到隔离。他还曾参加过基督城2005年的市长选举,曾获得1665张选票,是基督城人口比例的1.9%。他在2007年又一次参加市长选举,总共获得673张票。

自今年一月份,以Chapman为领导的右翼组织Right Wing Resistance开始在基督城地区散播反对亚洲人的传单。从上个礼拜开始,类似的传单在奥克兰的Pakuranga, Howick 和Northcote等几个华裔人口高度密集的区域开始出现。这些小册子上写有“阻止亚洲人入侵”的小册子同时号召人们加入Resistance组织。就这些小册子的出现,在华人社区引起了强烈的反应。华人民众对此非常气愤,纷纷通过电台,网站和报纸等渠道表达了自己的抗议。大部分的主流社会人士也对此事非常气愤,民权委员会,警察局和少数民族事务部也纷纷抨击此次右翼组织的反亚裔行动。对此,面书(facebook)上有一个反对这个组织的游行,目前已有超过220人报名参加游行。https://www.facebook.com/event.php?eid=190331597679904

稍微做一些调查就不难发现,右翼组织Right Wing Resistance只是代表极少数的人。在昨天的电视采访中Chapman被主持人问到到底有多少人加入了他们的组织,他始终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们在面书(Facebook)的网友只有46人而已。Chapman提到不管有多少成员,只要在每个城市有1-2个人帮他们发传单就足够了。由此可见,他们的支持者实在是有限。尤其是Chapman在2005年和2007年在参选基督城的市长职位时所取得的选票数字充分显示了即使是在种族歧视最严重的,白人至上等组织的发源地基督城,他的支持率也只是寥寥无几。

Chapman在昨晚的电视采访中的回答还漏洞百出,他提出“亚洲人入侵”新西兰的恐慌,岂不知移民来新西兰人数最多的族群还是英国人。他指出所有的kiwi都有权利以新西兰人为骄傲,岂不知亚洲人尤其是华人早在1842年就来到了新西兰,华人几代人在这里居住已经成为这个国家的一个部分。他在小册子中是明确显示反对亚裔,而他们散发小册子的地区确是在华人聚居的地方。他的奥克兰的一位支持者说新西兰是除了亚洲人以外的所有人的国家,因为亚洲人给这个国家带来疾病和犯罪,岂不知新西兰早已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亚洲移民给这个国家带来了繁荣和多元文化。可笑的是他们说这个话的时候就是在一家华人超市的门口招募队员。在接受先驱报记者的采访中被问到是否来自新加坡的华人也是被反对的对象时,他的回答是他们所反对的是有共产党背景的华人。由此可见,这些人并不真正了解新西兰的社会及历史。因此真正有思想的新西兰人是不会受到他们的影响的,也绝对不会支持他们的活动的。但是现状是所有的主流媒体和少数民族的媒体都对此事做了大量的报道,他们从而达到了通过媒体的关注来宣传他们组织以及招募的目的。

华人在新西兰的历史始于1842年,期间尽管备受各种种族歧视以及人头税的不公平法律的制约,我们在新西兰的人口不断增加;尤其是近期由于中新自由贸易协定的签署,我们在全国各地的影响力更是日益上升。所以现在来“阻止亚洲人入侵”似乎是太晚了些。如果套用一下达尔文的自然界优胜劣汰论,我们华人族群今天的存在也就证明了我们未来辉煌发展的潜力,这本身就是一个不可否定的现实。

但是种族歧视的根本原因是因为种族间的不理解和缺乏沟通。就此事我们自己现在也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将来怎样才能更好的增强与其他族裔的联系和沟通?我们毕竟是生活在新西兰的多元文化社会,民族融合的第一步就是要互相尊重,开放思想,乐于接纳别人的文化和思想,要勇于走出我们自己的小圈子。这点您准备好了吗?

About ryanjiadmin